逊克县 神农架林区 翼城县 凤城市 琼结县 盱眙县 泰安市 临汾市 太原市 南溪县 诸城市 宣恩县 江油市 永嘉县 荥阳市 香格里拉县
游戏 什邡市 江口县 房产 黑山县 苏州市 于都县 东乌珠穆沁旗 武胜县 枝江市 桦南县 库车县 青铜峡市 墨江 和政县 青阳县 富源县 郎溪县 茌平县 聂拉木县 襄樊市 西峡县
新华网 正文
期刊稿费竞争上涨 谁在资助纯文学?
2017-03-26 07:50:45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稿件质量不会因稿费提高有巨大变化

  文学期刊向来是挖掘和培育文学作品的园地,很长时间以来,主流纯文学杂志譬如《当代》、《收获》、《花城》、《十月》都是作家的梦工厂。与此不相称的是,文学期刊的稿酬一向较低,时常成为业内聚焦的话题,不过从去年开始,很多知名的文学刊物都在调整稿酬标准。据有关媒体的消息,去年,上海作协旗下的《上海文学》和《收获》大幅提高稿酬,最高达千字1000元;今年2月,《人民文学》宣布优秀稿件稿酬上调至千字800元,其他稿件平均在千字500元左右;此外,《花城》目前的稿费最高可达千字800元至1000元,《诗刊》部分重点栏目的稿费提高至每行20元……甚至有杂志在千字500元的基础稿酬之外,进一步借鉴了网络文学的打赏机制。

  这些传统的文学刊物大幅提高稿酬,背后的支持大多来自政府部门的拨款。“《上海文学》自2016年7月刊起,最高稿酬已经提高至每千字1000元。”《上海文学》杂志社社长赵丽宏曾向媒体透露,在上海市委宣传部的专项资助下,《上海文学》和《收获》的最高稿酬标准再次提升,是两家刊物自2011年将稿费提高至千字500元后的又一次突破。据统计,提高稿酬标准后,《上海文学》单期稿酬预算从8万元升至17万元。不过赵丽宏也谈到,并不是每篇都能开出千字千元的稿酬,能得此稿酬的必须是“佳作力作”。

  “我们的杂志也提高了稿酬标准,但也不是对每个作品都实行高稿酬,比较优质的作品会给高稿费,相对差一点的还是会有所调整。作家对此可能会有些意见,可是如果统一标准,杂志社无法承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文学杂志编辑告诉青阅读记者,目前很多刊物的涨稿酬之风,也是由于多方压力使然,“大家都看到有同行在涨稿费,然后纷纷向自己杂志所在的地区申请,不希望自己的杂志在稿费上落后。” 这位编辑也提到,稿酬对编辑部的工作并没有太大影响,“稿酬的增长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变化,我们还是看稿子,改稿子,收到的稿件质量也并没有因为稿费有巨大变化。”

  当然,提高稿酬的目的在于孵化更好的作品,让作家的工作得有所偿。去年12月,作家张学东收到《上海文学》杂志寄来的13300元稿费单时很欣喜,这是为他两万余字的小说按照千字500元支付的稿酬。“以海纳百川的气魄对待作品,作家有福了。”当时他在朋友圈写道。“写作也是一种劳动,作家尊重一个刊物,把好的作品给他们,相应的高稿酬也会让作家觉得自己的工作是被尊重了。”张学东告诉请阅读记者,这是一个礼尚往来的过程,“一个一万字以内的短篇作品,光是创作可能要作家工作一个星期,之后还需要大量地校稿删改,有时甚至需要一个月。如果这样的工作最后只换来一箱汽油钱,确实会让人觉得劳动被看低了。”

  另一厢,近年来一些由民间出资兴办的文学杂志或杂志书,也都提出并且兑现了千字1000元的高稿酬。在云南昆明,大益茶企最近在集团内部开设了文学院,并创办《大益文学》,目前已出版了《慢》和《城》两辑,稿费都是千字千元的标准(除诗歌外)。这本杂志书的主编陈鹏及其团队曾经就职于《大家》杂志,陈鹏告诉青阅读记者,民间资本支持的文学杂志和传统的文学期刊还是有诸多不同的,“大益的吴总很支持,一直说他就是我们的财政部长,为文学院保驾护航,在办刊上,编辑部有相当的自主性。”谈到稿费,陈鹏觉得是很骄傲的事情,“这应该是中国最高的稿费标准了,还有可能上涨。我们的目的,就是要让作家有尊严。”在陈鹏看来,一些传统期刊的稿费标准太微薄了,“我自己也写作,有的杂志号称千字1000元,其实平均到不了千字500元,地方刊物可能只有千字50元、100元,写个中篇可能只有1000元的稿酬,而且你要为这点钱等待很久,少则半年,多则两三年。”《大益文学》约请到的作者如马原、于坚也都认为,千字1000元是给作家以尊严的稿酬,“如果有杂志愿意提出千字1000元的稿费,我就不会惊慌失措地写作,为生计发愁。”于坚说,“比如乔伊斯,为什么哈丽特·维沃尔愿意资助他写作?是因为她相信乔伊斯写的每个字都是金子。”在他看来,让作家有稿酬上的保障,也可以催生出好作品。

  老牌刊物与民间办刊的不同选择

  当然,有很多杂志的负责人表示,办刊绝不仅仅靠高稿酬,另一方面作者也不会都冲着稿酬投稿。“如果让我在老牌刊物和稿酬很高的民办文学刊物里挑,我还是会把稿子交给老牌刊物,哪怕他们的稿费略低一些。”作家张学东告诉青阅读记者,“传统刊物有比较稳定的水准,这是一个长期以来形成的评价体系,认可的人很多。而年轻的民办刊物并没有标准,两三个人办,两三个人看,对主流的影响也不大。”张学东表示,“不久前上海也有几个文学爱好者办了杂志,选摘了一些他们认为比较好的作品,但看起来水准就是欠缺一些。”

  民间力量支持的刊物也有野心勃勃的一面,像《大益文学》就希望在“先锋小说”方面有所作为。“我们树立的文学审美并不以现实主义为主要标准,我们需要更大胆的先锋性,想寻找有点叛逆精神的文本。”在陈鹏看来,先锋是如今的传统文学杂志缺失的一种品格,“今天的文坛,受制于风格、定位等方面,讲故事的东西太多了,我们想找到一些反叛的力量,哪怕这种反叛通常充满了实验性。” 《大益文学》第一辑约请了马原、于坚、欧阳江河、吉狄马加等知名作者,为杂志打造知名度,接下来也想要发掘和培养那些一直被主流忽略的、不太一样的作家和新人。“我们要扶持一些主流期刊视而不见的年轻作者。”陈鹏说。

  “越来越多的刊物进入到文学市场,也许是件好事,起码能带来更多的尝试。”张学东说,但他也不免有些担心,甚至并不太看好,“就像以前很多杂志会主办各种各样的榜单和评选,但是最近几年评选越来越多,含金量就会降低。”他自己也在西北地区的一家文学杂志任职,深知一家文学杂志坚守的难处。在他看来,民间资本支持的文学刊物也是一样,“最重要的还是能不能持续发力,就我所知,很多刊物做一两期很容易,但很快沦为圈子里的刊物,能不能保证品质地出十年甚至更长时间,这都是需要时间来检验的。”张学东说,

  陈鹏则对《大益文学》很有信心,对于大益文学院,他们的蓝图更是很大,筹建一个海外写作营,出一套丛书,做一个国际奖项,对中国作家和有中文译本的外国作家进行评选等等,“我们不希望只是在国内的文学圈子小打小闹。”有企业的支持,刊物就不需要面临所谓市场化转型或者其他的压力,陈鹏干劲很足,他觉得只要有对文学的坚持,就可以完成自己的构想,做到传统文学杂志没法办成的事情,发出自己的声音。

  不同的作者,不同的主编,不同的刊物,都在做着不同的尝试和选择,在选择之中会有无形的竞争。文学领域究竟是不是一个比赛场,这很难讲。但这些实验能否达到预想的效果——无论是传统杂志高稿酬的尝试,还是民间资本支持的文学项目,恐怕确实需要时间来检验。文/本报记者 张知依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志艳
新闻评论
    世界各地参与“地球一小时”节能活动
    世界各地参与“地球一小时”节能活动
    泰国曼谷:准新人赛跑
    泰国曼谷:准新人赛跑
    中国梅花之乡举行梅花节
    中国梅花之乡举行梅花节
    常州古装萌娃樱花树下学传统礼仪
    常州古装萌娃樱花树下学传统礼仪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5175131